2015年5月2日 星期六

-常識の外と戒律の内‐ 雙人展落幕




展覽一切順利,這次感謝香草的工作人員、大賞評審們、雪渦、
小狄、SONY、鵬輝、駱駱、液晶、NATAKO、還有家人,
這中間真的接受到太多人的幫忙了,
可以回報給大家的就是繼續努力!

佈展花絮以及心歷路程下收












展覽一切順利,這次感謝香草的工作人員、大賞評審們、雪渦、小狄、SONY、鵬輝、駱駱、液晶、NATAKO、還有家人,這中間真的接受到太多人的幫忙了,可以回報給大家的就是要繼續努力!!!

一點心歷路程分享

從開始擺同人誌開始晃眼也過了四年,本子一本接著一本出,差不多到第二年我開始問自己和周遭的人「然後呢?」,雖然越來越多人知道我,但現實生活上似乎是沒什麼進展,我很難想像自己就維持這樣一輩子下去,後來說服自己 「所謂的然後呢,應該就是繼續做了才會知道答案」,所以即便不知道未來有什麼所以還是埋頭的一直做下去,很多事情的發生當下會不知道它的意義,如果跟以前的自己說作品有一天會掛在香草畫廊裡面,當時我一定不會相信,這條走得比想像的還要遠,得到的東西也比想像中的還多。

之所以開始接觸香草是因為投了香草大賞,每年一次在10月份,我陸續投了第二屆和第三屆都有入選參加聯展,我也都有到場參加聯展的酒會,因此才有後面做雙人展的機會,看起來有點輕描淡寫但每次要去的時候也糾結了很久,雪渦也苦口婆心的一直勸說。

有些人問我,為什麼要特地跑到日本作展覽?

我一開始也很揪結是否該耗費那麼多成本以及心力,這筆展覽費對於我而言是個有壓力的數字所以因此卻步再三,後來和雪渦以及張老師聊過才下定了決心,這些前輩們給了我一些的觀念以及認知是,日本已經有一個既有小眾市場,有各種專門的藝廊、店家以及雜誌,有各種頂尖的黑暗創作者,而這些創作者們又是怎樣靠著自己的創作生存的,台灣目前沒有這塊成熟的市場,創作者們也都很潛水,去過開了眼界之後才能夠找到自己的定位,當作投資自己。

由於前兩次旅日的經驗所以第三次去到日本佈展非常的順利,而且剛好這趟又有液晶幫忙佈展撤展,而且做翻譯的鵬輝又剛好對於做展覽有些心得,而在這展覽的期間卻實讓我有個很不一樣的體驗,在台灣通常是35歲以下的人在看我的作品,在日本展覽期間來看的人卻是什麼年齡層都有,由其是收藏家們大多都是年紀較長的人,這些收藏家們也會很自豪的拿出相本讓我們欣賞他們的收藏,看得出來每個收藏家都有自己的喜好,有喜歡收藏美女肖像的、有喜歡收藏人形的、也有喜歡精雕細琢的,通通都是黑暗的作品,有個收藏家說他今年七十幾歲了,做收藏藝術也超過了三十年,Natako問她的其中一位買家為什麼會當收藏家,那位先生說日本江戶時代傳統就是人過五十就不再工作要開始收藏藝術品,因為藝術家有了支持,這個社會才會有文化,讓我體會到的是原來日本的黑暗藝術是靠著這些人在支撐著。

在台灣我常常覺得混哪個圈子好像都有點不對,但是在日本黑暗藝術圈遇到很多相同喜好的藝術家,這些藝術家們也都支持著彼此,藝廊只要遇到其他黑暗藝術家來到藝廊絕對會介紹彼此做認識,派對也遇到了很多之前在大賞久會認識的年輕藝術家特地到場,這個圈子的連結確實讓人覺得很感動,而我也不過去了三次,每次待的時間也不長,卻能感受到這種強烈的氛圍。

雖然目前還沒辦法靠著做純創作維生,確實這趟回來我有找到了方向,再次感謝這段時間所有人的幫助,希望在台灣相同性質的創作者們也能找到一條自己的道路,這次的展覽只是一個開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